關於部落格
為我所吃過的東西,一一作記。吃健康的東西,健康地吃東西。
  • 60809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京都‧狩秋楓∥清水寺夜楓 / 清水寺那路上的老婆婆饅頭

要動筆寫今年去京都賞楓的記行著實是相當艱困的一件事。
主要的原因在於....夜楓拍得無限醜啊!!!!


我那可悲的相機可說是一點都不給力、每一張相片都好想把它毀滅要不然就是全面馬賽克。
再來姊姊眼見延遲給照片這招再沒有作用了,索性整堆照片的檔案都給我。
然後撂下一句"妳自己看著用啊....反正是妳的網誌(=我拍的)"。
....。
以下這些照片皆為我媽拍攝(←what?)。


與第一次去京都一般,這次又搭乘捷星航空。
提要:∥京都賞櫻∥ 捷星航空‧【便利店吃食大集合!】
於是又是一次睡到自然醒的午班飛機。


晚間時刻終於到達了京都。
不過我們並沒有太多閒情逸致坐下來先回味蝦米道地的京味料理,因為導遊(我)早已為大家安排好第一個衝鋒陷陣行程。
也就是這季節人稱火燒得最旺的地方。清水寺。

雖然大多數的人都在"五条坂"站下車,我硬是要坐到下一站"清水道"。


這時候的清水寺絕不一般。
從市巴加開了好多班幾乎只間隔1到3分鐘的直達車就能看出需要疏運多少人潮。
本來寧靜的坂道上也多了好多遊客。
不過週遭店家似乎對此稀鬆平常、照樣照著平常的營業時間走。
讓這一路顯得有些詭譎。

轉頭一個巷弄簡直貌似凌晨3點。

晚間的八坂塔。據說上塔可盡見京都街衢。



我們從松園通一路來,途經二年坂口、三年坂。漸漸地發覺其中有些不對勁兒。
突然!街頭巷尾不知哪嗡來一個又一個人頭,等到有知覺一點時那景象已經一發不可收拾。

連交警都出現啦....。



清水寺大概是京都這些個夜楓景點能賞到最晚的。
所以千萬不要以為越晚越冷人越少,其實大家都是秉持著一股心頭火處處燒啊。
像照片裡這個時間大約在晚間8點半,我記得等到我們出來、大概9點20幾分還看到有人才往售票口衝。
畢竟售票截止在9點30,要到10點才算正式閉寺。
這就不難想像寺方沿路出動多少打工仔來維持道路暢通。


終於看到仁王門了。


到了這裡想說終於一帆風順了、宛如奧運田徑場上穿越多少障礙跨欄,背景都要給我放個勝利凱歌了。
並沒有。
為了掌管人流,越靠近清水寺時工作人員會越實行管制。
偏偏此時已來去無路。


大家~可以想見嗎(輕快語氣)。


對比一下去年賞櫻時,在差不多的地點白天拍出來是這個樣子的。


明白了吧。欸~。


不過在日本這種集體行動,其實感覺比台灣好很多。
畢竟後面不會有吃著棉花糖的小鬼、也沒有呷菸大叔,更沒有健壯的阿桑幫你做後背推拿。
地面上也一派乾淨。
而且周圍的日本人通常以無比平靜的心情默默等待。
感覺、這個一定會輪到你!絕不會薄待你啊!
讓你即使在人陣中也生不起什麼躁火。


仁王門前買好票後我們深入畫質很悲催的夜楓中。


本堂。


一路從仁王門浴血奮戰到本堂才得空拍了上面那張照片。
主要先給個人瘋狂多的印象。
每一條走道、空位上都塞滿一個一個人,遇缺就補遇缺就補。
摩肩擦踵再也不是形容詞而是鐵一般的事實啊。
雖然還不至於像上海七寶古鎮那般擁擠必須施展凌空微步成仙的情況,但我整個人也是被媽媽提著走了。
再加上我們沒有在白天去過清水寺這麼後面的地方,地形方位什麼的也全然不清楚。
只好順流而去(眼神空茫)。


黑壓壓的不是天、而是人。寺方不知為何要打這一道探照燈?


春天開滿櫻花的清水寺,到了秋天就成楓葉的舞台。
尤其楓紅最盛的時候宛如寺裡四處燃火一般,被很多人稱為是一絕景。

我們到的這時11月末,大約才剛進入盛紅期。
多數的楓樹除了紅,還留了纏在轉變期的黃、甚至青綠。
所以構圖上並沒有強烈的著火視感,倒屬斑斕不少。


如果再往左拉一些,那就是最最知名的清水寺懸空舞台啦。可惜根本搶不到位置呢哈哈(悲)。

俯視。

像水底的紅珊瑚。

不知為何樹上雖然紅透了、打起燈來卻不見特別。

這裡好像靠近音羽瀑布旁了,雖是名勝、但大半夜冷死了我們誰都不想靠近水呢~。

從這裡開始對夜楓感到麻木(?)。


我們對葉子的興趣始終不比花多。
尤其冬天的晚上不但清冷,天特別漆黑根本啥也看不見。
總使有光照著路、照著楓樹,但這燈下的紅葉卻怎看都不襯這夜色。
我不經回頭問了媽媽一句"怎麼樣~京都最大的盛事如何啊?"。
"喔不錯啊。(平板聲調)"
緊接著走在後面的姊姊冒出了句"難不成之後每天都要看夜楓?"。我於是微笑地從導遊筆記中默默劃掉後面青蓮院的明火行程。(←畫面悲催之後人也悲催了)


這個角度可以清楚欣賞清水寺的木造建築。據說建築本體皆使用卡榫技術、從未使用過一根釘。


直到最後的最後,終於看到清水寺最值得的景色。

看出端倪了嗎?


這個池不在現場看無法體會深刻。
初見我只以為這地方又是一大叢楓樹,不想我眼中一半的楓樹都是池上的倒影!
那水面靜得不得了、平得不得了。好像它的周遭的時空完全阻絕。
尤其往那湖面看竟然心底會開始畏懼。
憑著目測根本見不到底,楓樹也在水中延伸到很深遠的地方。
看久了彷彿有種魔力讓人想跳入水一探究竟。
這時候我想起李白追月致死的故事。
以前不信、直到這次在清水寺看到世上真有半點波瀾不興的水,那李白醉中的行為也是可以理解了。

水中的楓影。

某種程度上已分不出真假。

我想多高端的照相機都拍不出那池水臨場的蠱惑啊。


後來我們在白天時又再度來到清水寺。
除了看究竟人稱"賞楓不得不來的清水絕景!"到底長什麼樣子(←晚上基本盲人,也專程再看看這池水。

魔法破除了....。


清水寺的夜楓經驗讓導遊(我)在後續幾天的行程安排上有了很大的轉變。
再不強求看齊每一個夜楓點。因為純夜楓真沒那麼好看....。
但要賞清水寺的夜楓,其餘不看也可、就是這最後的池子非常精彩。
甚至超越了我們後面去的"真紅的水鏡"。
400円門票只看這裡也值啊。



比對一下楓葉的夜拍和日拍。
果然就是日拍色比較豔比較好看吧~就說不是我相機問題
楓樹配古剎。

茶花也開啦。

白天的顏色大好啊!


去京都兩次、兩次都去了清水寺。
而每一次到清水寺總有些福氣的事。
上回在稻荷遭遇史上前所未見的怪風怪雨,但一到清水寺就陽光灑落
清風還正好吹起被雨淋壞結構的櫻花瓣,補了我們看不到櫻吹雪的搥牆之恨。
這次再度遇見雨雲。
但一進清水寺又從細雨轉晴,真夠神了。(←好像在講某個鑽石的故事)
去年的櫻花樹至秋已經空枝了,期望我們下次來又是盛櫻的季節。


清水寺除了賞景,也因為古剎眾多成為襯和服的好景點啦。
我們這回呢也體驗了一次和服。
穿上去我的感想是....不餓了。真不餓了。
長久以來埋藏在我胃裡那股瘋狂的食慾過去從沒有因為蝦米油切QQ糖而斷開鎖鍊。
更不會因脂切餅乾而斷開與脂肪的魂節。
如今一切都得多虧肚子上那塊為稱起腰桿兒而放的塑膠板,我除了想吐再沒別的念頭啊。斷!!(←根本只是抄襲啊)

媽媽的和服背影。挺有韻味的吧。



特別和服這種裝束注重後頸的露出。
這是因為日本人喜歡欣賞女人白皙的頸項,所以連藝妓的白粉都必須撲到這個部位。
大抵是當成一種成為美麗的指標了。
但在這樣寒凍的天氣露出後頸,就算身上穿得再暖、總有一種弱點曝光的心慌。
加上我心內有著巨人魂。
無時無刻都必須以手遮住後頸避免冷風灌進後面有調查兵團的人馬


賞楓以外的有趣體驗。

不是我說,這套我穿起來立馬變18歲小姑娘。(←反正內心一直是中二)





趕往清水寺賞夜楓路上,看到一家正冒著熱氣的小店鋪。

店名沒有特別記。


許興是太冷了,冒著熱氣的地方特別容易聚集人潮。
店門口竟就排起了一個小隊伍。
找來媽媽做排隊人頭,我往前面看了看手寫簡介。
大概是說他的饅頭是用豆乳做的。在日本、漢字"豆乳"就是"豆漿"的意思。

用這樣的大鐵鍋在瓦斯上蒸。


剛好到前面幾個人賣完,只好等下一鍋。
主要在處理饅頭業務的是個老婆婆,腰都直不起來了。還有個青年人在後面走來走去整理冰箱、偶而與婆婆搭上幾句。
隊伍雖然都排起來、多少人等,那婆婆也只是帶著那種農家式的樂天笑容駝著背慢慢蒸著她的饅頭。
等待期間竟然就到旁邊記帳什麼的。
她不為加快速度而點大火,也沒有看著人多多疊幾鍋。
就是那一定的流程、一定的品質。
排前排後的大夥兒只安靜地看著那鍋饅頭,偶而有互相問問情況、或不耐久候脫隊的就都是台灣人啦。阿伊就共台意啊~。
每每看到諸如此類的文化差異總是覺得有意思。

終於輪到我們!一個饅頭我記得是300円吧。

不大顆。



◎我不會用好不好吃來形容這饅頭,但它吃來飽含著京都那種細緻的韻味。
饅頭質地比較像我們吃的發糕、甚或更細,鬆軟鬆軟。
嚼在嘴裡一會兒就化了,不是平常吃饅頭那樣充飢的概念。
中層包了小圈沙餡,一般白豆味。
最有意思的是,吃著吃著口裡竟自然散發一股生津感。
仔細品了才發現她把日本經典的酸梅都包進去了!
那種酸梅是經過醃漬,味道純酸。
切成小碎狀包在饅頭裡小小繽紛了饅頭的口味,著實雅口得很。


綠色就不知是什麼了。


吃完饅頭後,直到回飯店才進行晚餐。
而且是便利店便當....。
要問便當跟饅頭哪個好吃,當然是便當啊那可是有超鹹炸雞跟罐頭玉米湯耶。


但京都從來就不是一個吃好吃的地方。
隨處的細緻、韻味、才是京都吃食一直以來給我最深刻的印象。
所以問下一次來還吃不吃饅頭,我連這店確實在哪裡都不知道呢。
不過再看到婆婆蒸饅頭的身影我肯定要再嚐嚐。一定還是藏著生津的細細滋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